香蕉短视频下载app安装免费



秋玹慢慢转过身,秦九渊正红着眼睛死死盯着她。

她迎着那道目光,像被什么冷血爬行动物缠上一样缓缓滚了下喉头吞咽了一口口水,想着这下不玩完了吗,她到时候一人血怒家升天,谁能拦得住秦九渊?

“渊哥……”她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一边在心里拼命回忆《感恩的心》怎么跳。

秦九渊冰冷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餐后甜点焦糖布丁,用冷漠无机质的声音说:“我不想吃那个。”

秋玹:“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嗯?你说什么?”

秦九渊:“我不想吃那个。”

“……”

“那……我替你吃?”

“不行,”秦九渊眯起眼深深地看了一眼她,接着长臂一伸就一把把布丁狠狠摔在地上,霸道狂狷地说,“你也不准吃。”

秋玹:这个人看上去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但碍于男人的状态实在不太对劲,秋玹也不好拼命跟他对着干,只能顺着他说:“好好好,我不吃,你也不吃。”说着把自己的那份布丁扒拉到一边。

可秦九渊没完没了似的,从座位上站起来直接拿过那份秋玹扒拉到一边的布丁,又是一把狠狠摔在地上。

气质清纯美女阳光沙滩仙姿摇曳美图

秋玹:随便你吧,你开心就好。

她叹了口气,又看了眼周围人群的乱象,只觉自己正处于另一个平行宇宙,所视所接触的都是平日所熟悉之人的另一种人格。

又或者也有可能,这才是真正的他们。

她根据危险感应的指引侧身躲过了郑云远扔过来的不锈钢餐叉,又亲眼目睹受到牵连的陆行舟像被激怒的疯狗一样和郑云远扭打在一起,杨洛洛对着镜子整理了下方才在冲突中被弄乱的裙摆,偏头亲吻了一下镜中的自己。

秋玹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场唯一“清醒”着的那个人,更甚,或许对于今夜来说,她才是真正的那个“异类”。

她也不太敢去招惹秦九渊,就怕男人突然间受了什么刺激然后在场的所有人都要完蛋。想了想,她走向看起来还算“正常”的顾清悦。

“额,你觉不觉得他们这种状态有点像被施加了什么负面buff?”秋玹试探性地开口,“就有可能是‘狂欢之夜’带来的负面影响之类的。”

“确实有点像,不过,”顾清悦抿了口杯中的液体,“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哇……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感觉这样的你可不太常见。”秋玹尽量措辞着语句,“感觉这可不像你。”

“那你以为你又能了解我多少呢?”顾清悦放下了杯子,直视秋玹的眼睛,“或者说那些人,那些你自认为熟悉甚至有点亲近的人,你又真的了解他们吗?”

秋玹沉默了一会,也抬眼去回视她的目光,“我当然不可能真正完了解一个人,但人性总是多面的,至少,他们所回应展现给我的那一面是真实的。”

顾清悦笑了笑,不置可否。

“秋玹,”她突然轻轻叫了声她的名字,就好像回到了那个危机四伏的夜晚,她柔声唤她一样,“那么你呢?什么才是‘真实’的你?”

眼前的人仿佛又变回了以前的顾清悦,又仿佛没有。秋玹看着她,像看着一个似曾相识的故人,也像看着一个久别重逢的老友。

秋玹原本想说,这就是“真实”的我,就凭我现在还清醒着,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开口的一瞬间她又迟疑了,她迟疑着“清醒”的定义到底是什么?而现在,真的存在“真实”吗?

她沉默着,恍惚间感觉自己像陷入了又一场光怪陆离的梦境,而她在梦境边缘行走着,不敢有丝毫偏离轨道。只因她畏惧着两边的未知,不知踏出一步将会是抵达彼岸的救赎,还是迎接着她的更深层更黑暗的深渊。

变故发生在一瞬间。

听到声响后,冰冷的电子音将秋玹拉离了短暂的恍惚。她回过头,看见原本倒在地上的赵柯像个醉汉一般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接着男人裂开两边的嘴角开始笑,上拉的嘴角弧度夸张诡异到似乎下一秒就会撕开脸皮。

“检测到人数到齐,检测到‘梦魇的祝福’已被触发,检测到有玩家使用了交换卡……叮叮叮!‘狂欢之夜’主人公生成成功!”

几乎在同一时间,秋玹想起了在飞行棋游戏中刘念身上的那个“终极惩罚”。当时所有人都还在惊疑惩罚是什么,现在看起来是留到这了。只不过早上赵柯和刘念刚刚使用了交换卡,所以现在惩罚的对象换成了赵柯。

“恭迎吾主入梦。”黑暗中,有什么东西齐声朝赵柯念道。

而银边眼镜的男人只狂笑着,双手张开,头微微后仰,傲慢而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前的一切,虚空中好像在接受什么人的加冕一样。

下一秒,男人不再大笑。他顿了一下,又恢复了以往文质彬彬的斯文样子,口中却说着与他外表然不相符的话。

“我后来想了一想,其实这个游戏确实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难。”男人调整了一下语气,微笑着看着众人,“游戏获胜的条件只是淘汰掉其他阵营的所有人,所以说,根本不需要什么验证卡。下面请让我隆重为大家介绍获胜的最快方式——”

“杀掉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

“嘁,”陆行舟轻蔑地嗤了一声,“就凭你?”

赵柯也没生气,只依然笑着看着他,“年轻人,你还没明白现在的处境吧?这是属于我的夜晚,我的主宰,在我的梦境中,你们都是我的猎物。而今夜——才刚刚开始。”

他语音刚落,空气中几个浮动,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东西终于显露在众人面前。

那是一种身形似豹,长着獠牙和猪鼻的生物。它们一只只地从黑暗中走出,逐渐围成一个包围圈团团将长桌围在当中。

“来吧宝贝们,吞噬他们的梦境,击溃他们的防线,让他们恐惧颤抖,让他们陷入疯狂!最后,将他们带到我面前!”

“这是……梦貘吗?但好像又不太像。”顾清悦迟疑地说。

而那些疑似“梦貘”的生物一步一步地逼近长桌,它们的步子迈得很慢,似乎是存心逗弄着猎物想要欣赏他们的恐惧一般。

离得最近的郑云远骂了句脏话,随即拎起桌上的餐刀就朝离得最近的一只梦貘捅去。刀子直直没入那东西的身体,下一刻,那只梦貘就像被什么东西切成了两半,消失在空中不见了。

“杀死它了?”郑云远欣喜道。

他脸上还没来得及露出个笑容,那只被切成两半的梦貘就出现在他头顶上露出血盆大口,一口直接咬向他的脖颈。

郑云远僵立在那里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发现自己的脑袋还好好的呆在自己的脖子上面。然而下一秒他突然双手捂住自己的头颅痛苦地大叫,空气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吸进了梦貘的嘴中,紧接着又被重新灌输进他脑海中。

男人的身体部件都好好地呆在它们该在的位置,完好无损。但男人却好像失了智一样在原地发出痛苦而绝望的嘶吼。

站在他身边的杨洛洛嫌恶地往旁边退了一些,圆头皮鞋的鞋跟却不小心踩在了另一只梦貘身上,梦貘随即消失。

杨洛洛惊呼了一声双手护住头,然而却没来得及挡住怪物的大口,几秒后甜美的姑娘也痛苦地抱住头原地蹲下身。

“不能攻击它们!”秋玹一边小心翼翼地后退一边对众人说。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好吗?”陆行舟紧跟着后退,嘴里说道。

如果不是情况不对秋玹真的很想往他脸上来一拳。本来确认了合作之后放飞自我的陆行舟还勉强算得上一个有点聒噪但本质还算不错的阳光少年,现在经历了狂欢之夜后挖掘出最深层的人格本性的陆行舟就简直让人讨厌了。

众人小心翼翼地退让并没有引起狩猎者的怜悯,彻底失去耐心似的,离得近的几只梦貘直接一扑而上。

于是众人又是一阵抱头鼠窜。眼看着怪物们的包围圈露出了缺口,秋玹一边躲闪一边找机会冲出包围圈。

终于,在陆行舟成功凭自己本事吸引了大部分仇恨值时,秋玹扭身避开一只一直在自己背后穷追不舍的梦貘,脚掌发力朝那个缺口冲去。

下一刻,她整个人被一阵力道向左边推去,重心瞬时不稳,她倒向陆行舟和纠缠着他的几只梦貘。

她看见李思瑶张着口对她说抱歉,原本过分羞涩腼腆的姑娘在这样的夜里似乎也没什么变化——如果不算那双毫不犹豫推向她的手的话。

秋玹倒向纠缠着的梦貘群,她依稀看见秦九渊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皱着眉看着她。但也仅限如此了,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像极了一个“旁观人”,就好像当初那个舍身替她挡下温迪戈的人不是他一样。

千钧一发之间,秋玹也不知该难过还是该感到理所当然,而事实上也根本没有时间给她考虑这些。

秋玹倒在地上,群聚的梦貘瞬间被压散消失在空气中,她闭了闭眼,准备迎接未知的恐惧。

紧接着她身上一重,有什么人扑过来从上而下完护住了她。

她睁开眼睛,看见了正在被梦貘撕扯着的人。

是顾清悦。